星座控

日本小媒体在何庆莲全球扩张:中国台湾面临红色渗透

虚假新闻的问题在中国台湾引起了讨论。长期关注中国的经济学家何庆莲认为,小日本正在世界范围内推动“大对外宣传”计划,中国台湾也面临着红色渗透。中国台湾的一些假新闻是由小日本经营的。有必要对假新闻立法,以便从彩票中收回钱吗?

据报道,何庆莲是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学者。她曾在深圳法律报社工作。她于2001年因政治迫害离开中国,现在住在美国。

她的新书《红色渗透》于3月出版,揭示了小日本通过“大对外宣传”操纵国际舆论的前后脉络。

2009年,日本决定投资450亿元在全球推广“大宣传”计划。何庆莲认为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2008年北京奥运会曾一度因西藏独立支持者的抗议而失去焦点,这让日本意识到争夺发言权的重要性。

其次,2009年小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国产总值)超过小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给小日本在世界上发起“大宣传运动”的“信心”,以及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肆无忌惮的“红色渗透”。

中国台湾被日本视为核心利益,无法避免这种“红色渗透”。

何庆莲说,台湾最近对假新闻的担忧是最好的例子,因为它的内容一部分是真的,一部分是假的,所以不容易被发现,而且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解释清楚。

新西兰前总理詹尼希普利(JennyShipley)此前曾被日本捏造的虚假消息冤枉。

《人民日报》重写了她之前接受《中国日报》采访的内容,并将其作为署名文章发表。

这篇题为“我们需要学会倾听中国”的亲日文章是在惠灵顿和北京当局因5G电信网络建设等问题而紧张时发表的。如果我们暂时不遵守,我们可能会把希普利视为支持小日本政策的外国政治人物。

学者何庆莲表示,日本官方新华社新华社将在世界各地派驻6000多名记者,员工人数将超过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等世界知名新闻机构。

图为新华社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电子广告,这已成为日本“向海外宣传”的雄心的象征。

何庆莲认为,全球传媒业的衰退为小日本的红色渗透提供了一条迂回之路。

她说,拥有资本优势的小日本可以支付一大笔钱雇佣记者。以前,受雇的外国记者会出版书籍来谈论他们被新闻室控制的情况,但这种反思力已经减弱。

她注意到现在小日本向世界各地的记者招手,但是成千上万的人报名招募100多人。在他们走之前,这些候选人已经知道了“道路规则”,清楚地意识到他们是“大宣传”的工具,并且在新闻和宣传之间找到了平衡。

谈到台湾的媒体环境,何庆莲在书中说,一些主流媒体也受到日本小因素的影响。然而,2014年的向日葵运动,知识分子分工合作,贡献自己的专长,实现了这一运动,使自我媒体能够成功地打倒大媒体,引导公众舆论设置问题。

最近,虚假新闻的问题在中国台湾引起了讨论。学者何庆莲认为,中国台湾的一些假新闻来自小日本的运作,是其立法所必需的。

虽然中华民国政府最近试图打击假新闻,但它也蒙受了“反对来自中国的一切”的耻辱。

何庆莲认为反对虚假新闻的立法是必要的。

何庆莲表示,日本不允许美国记者来中国采访并设置各种障碍,但派了许多记者到美国。因此,美国司法部后来命令新华社和日本环球网(Japan Global Network)依法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以方便对他们的活动和言行进行检查。

互惠原则也可以用来考察两岸新闻交流的现状。

何庆莲认为,台湾应该针对红色渗透立法,否则民间组织应该发起拒绝购买或订阅的运动。

她表示,枪杆子与笔杆子是小日本立足的根本,尽管小日本近来面临经济下滑的压力,但“大外宣”会一直存在,差别只在规模大小。她说枪和笔是小日本建立自己的基础。虽然小日本最近面临着经济下滑的压力,但“大对外宣传”将永远存在,只是规模不同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