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图库

云南劳改所罪恶的“烙印”

“有一天我没有打人的时候,我总是手痒。

有一次,当我追一个劳动教养的工人时,竹竿被打断了,竹竿被用来打他。当杆子被打断时,我拿起镰刀把他砍倒了。

如果没有人阻止他,我会把他切断的。

”云南劳改营一名朱警察说道。

劳动教养被称为日本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最高行政处罚机关。因为它是“行政处罚”,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

劳改营也成为日本和美国小团体任意拘留和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的场所。

小日本的劳动教养制度于2013年1月解体。尽管已经成为历史,劳动教养犯下的罪行永远不会从人们身心留下的伤痕中抹去。

在劳改营里,警察被称为“政府”。听警察就是听“政府”,反对警察就是反对“政府”。这是强迫囚犯接受任何羞辱和惩罚的手段。因此,劳改营中的罪行反映了日本小政府的罪行。

以下是在云南省第二劳动营和云南省妇女劳动营迫害恐怖主义学生的罪行。

续:云南劳改所犯罪的不可磨灭的“品牌”精神摧毁了JJJ帮,JJ帮不仅“消灭”了恐怖分子学生,还剥夺了他们的信仰权。

劳改营用非常残酷的手段试图通过强行洗脑来改变他们的思想,迫使他们放弃“真、善、容”的信仰,接受小日本“假、恶、斗”的荒谬和异端。

为了确立恐怖分子学生的所谓“转化”(放弃培养)成就,劳改营强行对他们进行“洗脑”。对于不“改造”的恐怖主义学生,他们被围困、殴打、责骂、捆绑、扇耳光、拷打、流产,连续几天被禁止睡觉,被残忍地喂饱、禁闭、“关起喇叭”并坐在小板凳上(他们被允许连续几天每天坐10个小时以上,臀部不允许腐烂)。

日本酷刑示威:坐在小板凳上。

(Minghui.net)劳改营还对恐怖主义学生实施各种体罚,例如:以军事姿势站立、晒太阳、驾驶飞机、独立站在金鸡上、学习青蛙跳跃、做蹲操、站在墙上、跑步、不上厕所、不用水、不洗澡、不给食物吃、不换衣服、不购买卫生用品等。

与此同时,劳动教养营还进行“双人坐席”(double-siting):如果恐怖分子受训者受到惩罚,他们包里或整个监狱房间里的人都会受到惩罚或延长,让他们向恐怖分子受训者表达不满和愤怒。

此外,劳改营还强迫恐怖分子受训者每天做15至16小时的奴隶,甚至长达20小时。强迫他们的家人和他们离婚,用死亡威胁他们的老人,强迫他们“转变”,等等。不允许家人见面;二十四小时由“双包”警卫看守。恐怖主义受训人员不允许与其他人交谈,个人自由受到限制,信件被拘留,拘留期被任意延长,等等。

日本酷刑示威:“驾驶飞机。”

(Minghui.com)44岁的男性苏坤遭受了五天五夜的酷刑。他是昆明的恐怖分子学生,也是云南省国防科技学院的计算机教师。

2006年晚上10点左右,在他被非法关押在省第二劳改营期间,大队长蒲顺元和罗忠武等警察把苏坤叫了出来,要求两名犯人将柴火拉到离第三大队几百米远的“陈嘉大墓”,要求苏坤在坟墓前保持站立姿势,并命令两名犯人监督他,不准他打瞌睡。恶作剧说他必须在休息前叫醒死者。

就这样,苏坤被迫站在寒风中直到黎明。

第二天早上,他被拖到苗床,浸泡在水中继续受苦。

晚上,劳动教养人员把他拖到坟墓里,让他站起来作为惩罚。他们还假装吓唬他,并开始殴打他的背部和胸部超过十分钟,折磨了他一整夜。

第三天,他们继续把苏坤拖进苗床,浸泡在水中。

苏坤被他们折磨了整整五天五夜。

用拖把布捂住嘴,殴打杨栾英,女,60多岁,恐怖分子学生,建水县医院退休职工。

2002年8月,她被非法关押在省妇女劳动营。因为大喊“恢复我主人的清白”,她被夹在地上,用脏抹布捂住嘴。她在许多地方被拳打脚踢、殴打和受伤。

酷刑示范:用拖把布盖住你的嘴。

(Minghui.com)郭红云,男,30多岁,是昆明安宁市的恐怖分子学生。

2004年,他被绑架并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改营第一大队。

因为他没有“转变”,他睡不着,同时被许多人殴打。当他还穿着内衣的时候,他被拖下床,被迫做奴隶。

姜刘玉,男,33岁,恐怖分子学生,昆明第二职业中学教师,被强制洗脑。

2004年7月,他被绑架并被直接送往云南省第二劳改营进行劳动教养。他因不允许睡觉、强迫洗脑和不允许亲属见面而接连遭到迫害。

酷刑和虐待警察将囚犯视为牛、马和牛,从而剥夺了他们的人格尊严和基本人权。

对那些反对警察的人来说,轻的被踢,重的被绑起来(被称为“鸡腿”)并被关起来。

60多岁的王玉兰在昆明遭到毒打,是一名恐怖分子学生。

2002年,他被编入昆明大宝桥女子劳动营(省级女子劳动营)的一个大队。

演习的结果是,王玉兰经常被警察殴打,警察唆使和纵容囚犯。他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

2003年农历新年前,大队长李英带着一名恐怖分子学生回家时看到了王玉兰。

然后李英叫来指导员何志秀、狱警杨凤仙、文婧、马晓燕和吸毒者。他们包围了王玉兰和那个恐怖分子学生。

几个人拳打脚踢了王玉兰将近一个小时,然后把她拖到监狱房间,把她推倒在地,把那个恐怖分子学生拖到外面的办公室。她的新裤子被撕破了几个洞。

她被迫做最肮脏、最累人的工作。

张亮是昆钢龙山矿区的一名工人,57岁,恐怖分子学生,被殴打后胸骨突出,脚趾骨折。他被非法劳教两次,并被警察殴打,被劳动人员劳教,造成胸骨突出和脚趾骨折。

2005年,当他刚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改营第四大队时,该单位的安全部门和劳改营的警察一整周每天轮流和他谈话,迫使他从早到晚看诽谤恐怖分子的光盘。

晚上,劳改营警卫部副科长石怀林来看守他,拒绝给他水或让他去厕所。睡觉前不允许他回去睡觉。

进入劳改营七八个月,张亮曾经练习过武术。一个“双排扣”的19岁男孩在胸前跺脚。当时,他的锁骨骨折(医院拍的x光片证实了这一点),导致胸骨变形。

2006年冬天,天气非常冷。张亮曾经练习过功夫。一名警察和一名提包持有人想把他举起来,扔进附近的游泳池。然而,警察太小,举不起来。他的手撞在游泳池上,摔断了手背。

警察指责张亮袭击了警察,张亮被给予额外一个月的时间。

2007年,当张亮在玉米地锻炼时,一名警察冲过去扇了他一巴掌。他跌入1.5米深的战壕,左脚中指被打断(医院拍的x光片证实了这一点)。他的脚背肿了。

来自昆明市晋宁县古城镇和村的43岁恐怖分子学生李文博突然被打得牙齿松动。

2005年2月,他在向公众讲述真相时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3年。

在他被非法拘留期间

当李文博第一次到达劳改营的第四大队时,由于他对“真理、善良和忍耐”的信念,警察和他们的包每天早上、中午和晚上都把他从家里拖到“四合院”里,他们点名。他们捏他的脖子,当众打他的嘴,捂住他的嘴,把他推倒在地,踢他,踩他,抬起脚,低下头折磨他。

在食堂吃饭时,他经常被血打。

酷刑示意图:拳打脚踢。

(Minghui.com)2005年9月初,李·文博遭到殴打,右脚被踩踏后红肿。他高烧40.5度,白细胞高达27,000个。他被送往医院抢救。劳改营连夜通知了他的家人。

家人离开后,工作人员不允许他锻炼或睡觉,掐他的脖子,打他的嘴,把他从床上拖到地上进行酷刑,酷刑持续了一周。

2006年晚上,李文博被练习武术的“双料包”史怀林看到。史和其他犯人一起,严厉殴打了李文博。后来,他被拖到了“四合院”的门口。一群警察继续殴打和踢他。

李文博喊道”!忍着真好!”警察和袋子夹子用密封胶封住了他的嘴。警察袁项峻把他踢到了一边。

2006年,警察和劳改营的囚犯再次殴打和虐待李文博,将他摔倒在地,双手拖在附近的砖地上,并把他推进下水道。

在猛烈殴打他之后,恶棍们用草席盖住他,踢他的身体和头部。然后他被拖到泥水里浸泡全身,然后他被拖到砖洞里用火烘烤。

李文博一个接一个冲出去,被狱警和暴徒拦截并扔了进去。

之后,恶棍们用手推车把一动不动的李文博推到砖厂的砖瓦烘干沟上,强迫他乘坐“过山车”,然后用水冲洗全身,让他在砖厂的砖瓦烘干沟上吹北风。

2007年晚上12点,李文博被石怀林和其他犯人殴打。他满脸是血,牙齿松动了。

同年,李文博被史怀林等人打掉了三颗牙。

2008年,李文博被转移到一个大集团并受到迫害。

他经常被拖到厕所,遭到毒打,坏人把痰盂放在他头上。

叶富宝,一名被残忍喂食的恐怖分子学生,50多岁,云南林业医院副院长。

2002年,他被单独监禁了四天,因为他抗议劳改营拒绝让他的女儿探视他,阻碍了通信和其他绝食抗议。“双包”从两个增加到了五个,他一天24小时都受到监督。

2003年底,叶富宝开始绝食一个多月,因为劳教期满后劳改营没有释放他。

绝食期间,劳改营命令监狱医院院长强迫他进食。

在十几名警察的围观下,第三旅副队长蒲顺元命令十名吸毒者按住他的四肢和头部,强迫他进食和输液。结果,他的身体一夜之间变得极其虚弱,血压升高,下肢关节红肿,身心严重受损。

野蛮进食。

(明辉网)系“鸡翅”系“鸡翅”:将一根细绳从一个人的手上系到整个手臂上,然后向背后拉,绑在头上。最长时间为15分钟,这会导致上肢缺血、坏死和残疾。

被捆绑的人会大量出汗,全身疼痛难忍。有些人将会崩溃,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导致上肢坏死。

2003年,劳动营第三旅的领导人陈某拒绝接纳更多的恐怖分子学生,认为他在做坏事。该学科的领导者对他怀恨在心。

一天,学科主任问他是否和被诱捕的恐怖分子学生共进晚餐。他回答说,“这是你同意的!”纪律小组组长说他反对干部,所以他和听到这个消息后赶来的普顺元副大队长一起把他钉在地上,并用“鸡翅”把他捆起来。从那以后,他的手又弱又麻木,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劳教营中被“鸡翅”致残的劳教人员不少。

在国外伪造和赚钱,劳改营的每个大队都有这样那样一所学校的名字。从内部来看,为了应付上级的各种检查,劳改营自上而下都在装模作样。

每年,地方政府都会去劳动营进行识字测试。当云南劳改营的每个大队来参加考试时,他们选择初中生或高中生来代替考试。因此,劳改营每年都符合识字测试的标准。

上级单位到劳教所视察时,大队必须做好安排:谁来参加接待,如何回答问题等。,都提前准备好了。

劳教所特别害怕恐怖分子受训者会说出劳教所的真相,他们会被提前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警察会陪恐怖分子受训者“行走”,直到检查员离开。

有一次,当上级单位进行问卷调查时,一个人填写“不够吃”。在那之后,劳改营的警察在会上找到了笔迹,并要求每个人都检查一下。

当上级要检查的时候,劳动教养人员的生活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使用一次性餐具,吃三菜一汤。

一天早上,有人不得不检查一下。劳改营前一天就准备好了。午餐是四道菜(带泡菜)和一份汤。

下午,当警察听说检查员已经离开时,食物立即恢复了原来的形状:南瓜卷心菜汤。

每个旅都有太阳能沐浴设施和各种调料和泡菜的食品仓库,所有这些都是为上级检查而保留的。

囚犯一年到头都洗冷水澡,即使他们生病了。

体育彩票中了后两个数

劳改营里的大部分蔬菜都是自给自足的,但是蔬菜品种很少,比如南瓜、卷心菜和茄子,而且大部分都是便宜的土豆。

所以劳教人员吃一种菜,一吃就是一个月或者数月。

小卖部卖假货。小卖部出售的大部分商品来自异常渠道。它们通常由私人小作坊生产。有假香烟、假牙膏、假肥皂、假糖果等。许多事情都是假的。

为了实现上级规定的经济目标,劳动教养营为了赚钱,增加了奖金,产生了各种形式的收入。

钱买劳动力:一些囚犯不想工作,所以大队让他们付钱,每月付300元(每天10元)来记录他们的工作。

用钱买“官员”:只要你是劳改营的“官员”,即使你是队长,你也无能为力。

尤其是当一名“统计师”(中队做劳动教养人员的负责人),或者监督时,可以出钱购买。

分配:应该增加到旅中的东西,如电视、手推车、花盆、清洁用具等。,都是劳动教养的犯人捐赠的,否则谁能捐出所有的钱,谁就成了“官员”。

剥削收入:大队副业最初是为了改善犯人的生活,但现在已经成为大队的收入来源。

囚犯饲养的猪、羊、鸡和其他牲畜被宰杀并分发给警察后,其余的出售给囚犯,包括囚犯种植的所有蔬菜,收入归大队所有。

除了为警察购买大米和新鲜蔬菜之外,其余的食堂都是从囚犯的食堂拿走的,作为额外的食物卖给囚犯。

警察的私人工作:劳动教养人员帮助警察农场、盖房子、做家务、洗车,甚至帮助警察做函授作业、写试卷、回答试卷、问试卷、竞赛试卷、写年终总结、学习经验,甚至帮助身为秘书的警察填写年终党员评价手册等。

以上揭示的只是劳动教养犯罪的冰山一角。尽管劳动教养制度已经被废除,但劳动教养制度带来的黑暗依然存在于看守所、监狱乃至整个中国社会。

发表评论